四月的清早,晨光熹微,青草露升。重慶這座城市還被掩罩在兩江的霧氣里,城市的車水馬龍也依然沉睡在昨日的喧囂中尚未醒來。重慶中心項目部安全經理趙晉明穿好反光背心,戴好安全帽,朝著重慶中心項目的深基坑現場走去。

有些人,一家公司就是一輩子。

趙晉明,1959年出生, 5月20日便是他60歲生日,也是他即將退休的日子。他1976年響應國家知識青年上山下鄉號召到山西陽曲插隊,1978年進入山西機械工業學校學習,1981年進入中冶十三冶(中冶天工前身),然后這一干就是38年。因為工作“人隨工程項目走”的特殊性,趙晉明幾乎走遍了中國的大江南北,他見識過內蒙古瀚海戈壁,見識過遼寧冰雪林海,見識過南京古都風雅,見識過山西黃土高原的晝夜昏霾,也見識過重慶火爐的高溫酷暑。他修過廠房、造過礦山、建過專業繁雜的綜合體,也蓋過直聳云霄的摩天大樓,從南到北、酷暑寒冬,哪里有項目,公司需要他去哪里,哪里就是他的職場。職業生涯似乎很長,38年的漫長歲月讓他見證了一個個工程項目從荒蕪到繁華;職業生涯似乎又很短,短到被壓縮成工作簡歷上短短的一行“中冶天工”。

有些人,一輩子都在“堅守”。

人挺好的!這是項目部同事對趙晉明的一句籠統評價,也是項目部同事對他的欽佩。安全工作冗雜又繁瑣,不提那些繁多的安全資料,只是全天盯在現場這一項便讓大多數人吃不消,可是年近60歲的趙晉明不僅在現場盯住了,還盯出了細致。他帶著那臺廉價的卡片機滿現場轉悠,遇見不符合安全規范的事項便“咔嚓”拍一張,然后找到該事項的負責人,責令其立即整改,等到整改結束,再拍一張整改后的照片形成閉環。所以在他的電腦里,照片總是雙雙對對,這些照片不是為了記錄他在現場干了多少工作,而是為了在安全教育時派上大用場。在重慶中心項目部,跟安全相關的會議大大小小、形式各樣,教育會、交底會、總結會、培訓會,趙晉明總是能在工作的空隙把大家組織起來,見縫插針的利用瑣碎時間對所有管理人員、現場施工人員進行培訓交底。白天監督整改現場,晚上交底培訓整改資料,他對工作的認真負責、初心堅守似乎已經形成慣性,臨近退休更加激勵他站好最好一班崗。

有些人,一輩子都在“較真”。

跟趙晉明有過接觸的同事,大都只對他有兩句評價,一句是“那老頭,人挺好的”,另一句便是“那老頭,太難相處了”。在施工現場,趙晉明有句名言“這個不整改,我說不能干就是不能干”。也是這句名言讓重慶中心項目一些施工隊伍對“老趙”心生敬畏。“模板支架搭設存在安全隱患,整改前禁止澆筑。”、 “物資吊裝未按方案執行,禁止吊裝。”、“邊坡支護存在安全隱患,停工整改。”……每次在現場聽見趙晉明中氣十足的嗓音,讓人“膽戰心驚”的同時又讓人安心踏實,“膽戰心驚”是擔憂進度受影響,安心踏實是知道項目安全有保障。趙晉明是個倔脾氣,只要一遇見安全問題那便是頂了天的大事兒。你要說“工期緊、任務重”、“這次通融一下,下次整改”之類的話,他必然是能較真與你講上一天的道理,“按國家安全規范辦,按公司安全制度做”便是他工作的原則。施工隊一些不理解的人也曾說:“你們趙經理總是喜歡夸大事項,安全事故還沒發生,他就心急火燎不得了啦。”可是安全工作不就是這樣么,不就是要把一切安全隱患扼殺在萌芽狀態?安全事故發生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,再來談安全工作,豈不是“亡羊補牢、為時已晚”?

當今社會,瞬息萬變。“一輩子只做一份工作”聽起來很像天方夜譚,可趙晉明卻將這個天方夜譚化成現實。38年如一日在基層崗位上燃燒奉獻自己的年華,在即將退休的60歲年齡依然嚴謹認真、一絲不茍、筑夢山城。誠然,趙晉明的生活普通而平凡,既沒有經歷人生的驚濤駭浪,也沒能在工作中萬丈光芒,可是他一輩子一份工作的堅守就能讓我們多數人汗顏,讓我們在真實的故事中體會出平凡中的偉大。   (中冶天工 郭維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