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幾何時,我還依偎在父親的懷抱之中,在那個漫天繁星的夜里,聽父親講那些被歲月釀造的陳舊往事。仿佛只是轉眼間,我已不再是當時的少年,而父親,也從我心中那個永遠堅強有力的臂膀變成了鬢發染霜的背影。

都說父親的愛是深沉如山的。父親是樸實憨厚的莊稼人,他把畢生精力都融進那片地、那座山,而對子女的愛,也如山一般深沉,從來都是不動聲色,潤物無聲。總是忘不了,那個在夏日黃昏時分趕著一群羊兒歸來的父親,還有那秋風馳過原野,在金黃色的麥田里,揮舞著鐮刀、臉上充滿著喜悅笑容的父親。在那些年華里,父親用自己默默無聞的付出撐起了我們的一片天,也教會了我們堅韌頑強,用雙手去創造幸福的生活。父親常說,要好好讀書,將來可以不用像他一樣在黃土地里辛苦一生。時至今日,我身在他鄉,無需在田埂里辛苦勞作,但我卻無比懷念那個村莊,和田地里的牛羊。

想起讀書的日子,占據了我大半個青春,從初中開始住校起,我就與家人聚少離多。那時我每次回家,父親都不是很“關心”我的學習成績如何,更多是問問我的飽暖與生活。但每次我返校前,父親總會語重心長地說一句“你一定要好好念書,將來找個好工作。”我能明白,父母都沒有讀過太多的書,不知道如何來督促我的學習,但是那種希望我們過得更好的心情與他人一樣強烈。我也很是感謝,正是父親這種“放養”的態度和方式,讓我沒有太多壓力,能夠自主的去學習,從小到大,成績也還算不錯。如今,我已走上工作崗位,雖并不富有,但我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,有奮斗的目標與方向,有富足的精神世界,我可以驕傲地說我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。

父親辛苦半生,現在大哥也已成家立業,父親心頭的石頭也落地了。我和哥哥都離開了那片故土,雖去了繁華城市,一切都很便利,父親卻也免不了為我繼續操勞。如今想想,小時候真傻,總盼望著趕快長大,現在卻思考著,是不是我們都不長大,父親就不會變老。上次回家,父親把抽了快四十年的煙戒掉了,我既慶幸又有些心疼。慶幸的是遠離了這個有百害而無一利的“毒藥”,心疼的是父親可能失去了一個多年的“愛好”,閑暇時間,不免無聊。

不善言談的我們,彼此可能永遠不會說出那些肉麻的話語,但是在心里,我永遠覺得虧欠父親。年少時,父親護我周全,長大后,我卻不能陪在父親身邊。但愿時光可以慢一點,讓我們把曾經的路再走一遍。值此父親節來臨之際,祝愿父親,健康平安。  (中國二十二冶集團 朱富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