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口瑤族自治縣位于云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東南角,隔紅河與越南老街市相望,屬中越交界的邊陲之地。2000 年,云南省人民政府與越南貿易部簽訂中越雙方合作協議,從2001年起,中越雙方每年輪流在河口與越南老街舉辦一次邊境經濟貿易交易會,為中外企業搭建貿易合作平臺。

到2018年,中越雙方已經成功舉辦了17屆邊貿會,隨著雙方交流密度的不斷增加,邊貿會規模呈現逐年擴大態勢,原有交易場地已無法承載如此大規模的邊貿活動,河口國際會展中心項目應運而生,并被云南省紅河州政府納入到“一帶一路”建設戰略中,做好中越兩國邊貿服務、大搞建設的號角就此吹響!

中國一冶交通公司憑借在滇地區的豐富建設經驗成功中標,交通公司更是將這樣一個重點工程交到了一群平均年齡只有27歲的年輕人手中,年輕人到底能不能吃苦?他們經驗是否充足?他們真能把這樣一個重點工程干好嗎?所有人都在心里打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。

難忘的初次見面

2018年1月10日,這群年輕人第一次踏上河口這片熱土。從武漢到河口歷經6小時高鐵,6小時綠皮火車,1小時汽車,13個小時的長途車程給了這群年輕人一記殺威棒。河口地處熱帶、亞熱帶氣候交界區,全年皆夏,高溫多雨,從寒冬的武漢驟然走進河口,除了現場茂密潮濕的一片芭蕉林,這群年輕人還收到了一份大大的“見面禮”。

“我們到這里的第二天,好多人都拉肚子的起不了床,身體完全脫水。”項目負責人潘曉龍回憶起當時的情形記憶猶新,“但公司既然信任我們年輕人,讓我們全盤負責,不行也得上。”那幾天辦公現場的畫面格外詭異,辦公桌的右邊擺著電腦,左邊是清一色一排自制的各式各樣的點滴瓶支架,有拿衣架倒掛在窗戶上的,有撐衣桿綁在桌腳上的……潘曉龍回憶起那段日子自己都忍不住唏噓,“那時候真是一根筋,軸得很,就想著怎么趕緊把前期籌備弄完。”

“左手抓健康,右手握工作。”為了不耽誤工作,大家打點滴都是打的左手,這話是項目部的程睿說出來的,他也是病的最嚴重的一個。去河口醫院檢查說是肺炎,當天晚上就住進了醫院,大家都說程睿是個實誠人,上午治療一做完,下午就開始協調起了物資的籌備工作。兩天后病情加重,程睿已經咳得失聲,基本說不出話來,當晚就從河口縣醫院轉到了昆明市醫院,離開前還讓潘曉龍把電腦帶上,“還帶啥電腦,你給我好好治病!”潘曉龍展現出平日里少有的嚴厲。

在昆明住院的這幾天,程睿還在積極配合治療,身體一有好轉,又在醫院自己創造條件辦起了公,沒多久病情出現了嚴重反復。作為項目負責人的潘曉龍心急如焚,隨即聯系上了武漢市協和醫院,醫院給出的診斷結果不是肺炎而是泛性支氣管炎,醫生說由于前期拖延時間較長,如今已經很嚴重了。“說起來都怪我,那里的醫療條件不比武漢,我早該把他帶到大醫院來的。”潘曉龍很是自責。在協和醫院治療了10來天后,病情才逐漸好轉,如今一到季節更替氣溫驟變之際,干咳的毛病又會找上程睿。“你知道嗎?那時候他剛過完自己的26歲生日,怎么就落下這毛病。”潘曉龍提起這件事時面帶難色。

在這一個多月的前期籌備里,所有工作都沒有落下,同時還得到了當地政府的高度認可,“小伙子們真是好樣的,回家好好過年,把這段日子吃的苦都補回來。”當地政府的人親自送他們到的河口火車站,當時距離春節還有2天。

逆境中的彎道超車

河口國際會展中心項目位于翠綠欲滴的四連山下,山腳便是蜿蜒的紅河。山路崎嶇,水流湍急,水運與陸運都極不發達,導致河口縣內物資匱乏而且價格偏高,為了降低建設成本提高工程質量,項目部必須在云南省甚至全國范圍內進行材料采購,大到機械設備,小到螺絲釘,項目部都要進行細致的價格比對。這樣一來,物資采購的壓力驟然增加,工作量也在成倍增長,材料跟進一旦不及時,現場將面臨停工的嚴峻考驗,工期滯后的風險誰都無法承擔,怎么辦?

逆境將人困在黑暗之中,迫使人不斷尋找光明。物資采購任務重,那就全民皆兵,一方面加強項目物資部、經營部、財務部溝通,保證合同的簽訂、材料清單的核算、款項的合理支付,嚴格控制材料庫存管理和施工中的損壞和浪費;另一方面項目部制定全新的物資管理辦法,對工程設備、進場材料按月進行考核,考核結果與各管理人員的績效直接掛鉤,實現真正的全員覆蓋、全民皆兵,材料跟進問題就這樣被及時解決。

同樣影響著現場施工的還有嚴峻的技術問題。項目進入二次結構磚砌體施工階段,項目部必須在40天時間內完成1萬立方米的工程量,按照傳統砌墻工藝,10天時間只完成了總工程量的10%。“按照這個速度,這時間肯定要翻番,必須改進工藝。”潘曉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轉眼就將視線轉到了BIM技術身上。BIM技術是現階段項目建設領域的高新技術,為了利用BIM解決問題,潘曉龍在辦公室和項目現場來回奔波。不到一周的時間,一項全新施工技術雛形就成型了——《BIM技術在河口國際會展中心項目中的應用》。

新技術發揮著怎樣的作用?能否實現計劃中的彎道超車?數據永遠是最好證明——減少整體建筑結構15%鋼筋量、減低90%建筑用水與建筑粉塵、隔墻新工藝讓總造價減少20%、成本降低80萬元、這項新技術更是榮獲了中冶集團應用BIM技術大賽施工專項組一等獎。新技術就這么容易創造嗎?與技術數據對應的還有潘曉龍的另一組數據——體重降低4公斤、進醫院約12次、背頸蛻皮約6次、勞保鞋穿破7雙……所有堅韌不拔的發奮遲早會有所回報,這是潘曉龍一直堅信的一句話。

鮮為人知的背后故事

這群人究竟有多年輕?潘曉龍29歲、程睿26歲、汪閏才26歲、程志26歲……加上還未列舉的其他人,平均年齡27歲。常說年輕代表著青春與活力,代表著睿智與創新,他們追求自由與愛,這樣一群滿懷豪情的年輕人在滇南的邊陲之地,究竟發生了怎樣鮮為人知的故事?

第一個故事的主人公叫程睿,一個地道的武漢小伙。11月27日,于他而言是個很重要的日子,那是他和女朋友周雅靜正式交往的紀念日,相識于校園時期的青蔥愛情總是那樣彌足珍貴,他倆就是這樣。2018年11月27日是他們愛情長跑的第五個年頭,從相識相知到相愛,五年已經足夠沉淀出婚姻的結晶,兩人相約那天就去領證。

程睿說她是個率性的女孩,他在云南河口,她在湖北武漢,每到休息時間,周雅靜都會主動給他發來視頻通話,這是很多工地上年輕情侶的現狀,那時候臨近五周年紀念日,紀念日有些著急——你票買了嗎?——還沒有——那你趕緊買呀,你還記不記得都說了些什么!——那個,我……我——又這樣!又這樣!你每次支支吾吾肯定是又忙不回來了。這時候程睿只能一個又一個電話打過去,爭執、解釋、和好,這是近一年來兩人最多的狀態。五周年那天他還是沒有回去,程睿打開微信對話框,上面顯示著視頻時長兩個半小時,那天誰都不知道他們聊了什么,關于愛情,程睿說他虧欠了她很多,還說兩個半小時沒白聊,晚一年領證關系不大……

責任與愛情間的磕絆從來都不是停下腳步的原因,這是程睿最帥的一次視頻。

年輕有為用在潘曉龍身上并不為過,29歲的項目負責人在交通公司是少有的,年輕帶給了他無限的未來,同時也帶來了家人更高的期盼。每次與家里人通電話,潘曉龍的爸媽都會像天下間所有的父母一樣發來三連問——吃飯了嗎?住的還好嗎?工作還順利吧?潘曉龍回復的,同樣是天下兒女共同的話語——挺好的,您就別擔心了,您也照顧好自己。

但這次有些不一樣,潘曉龍很少發朋友圈,也很少和父母視頻,尤其是盛夏時節。那次他發了一張工地夕照,造型是手托落日。不久便接到了家人的視頻通話,他順手掛了,手機一直在響,第三次來電,他按下了接聽鍵,潘曉龍的攝像頭是朝外的,潘媽讓他把攝像頭對著自己,潘曉龍不愿意。潘媽說那張照片里面的手都裂開了,快讓他們看看潘曉龍到底怎樣了,河口的盛夏很灼人,潘曉龍脖子上有一道黑白分明的分界線,脖頸正在蛻皮,整張臉黑黑的,看上去并不像一個20多歲的小伙子,潘媽心疼極了,當即讓潘曉龍回家。家庭條件優越的潘曉龍說他并不懼怕工地的艱苦,父母多次催他回家都被拒絕了,但父母的眼淚著實讓自己迷茫,連空姐女朋友都因他常年在外施工而分手,這么努力的工作,意義到底是什么?

常言道父母在不遠游,更何況父母為自己擔心流淚了,那夜潘曉龍注定無眠,沒人知道那晚躺在床上的潘曉龍想了些什么——關于父母、關于工作……第二天潘曉龍回了電話,他說請父母一定要支持他,夢想不是什么時候都讓人有勇氣去追尋的,趁他還年輕。

以夢為馬,不負韶華,這是潘曉龍蛻變的一夜。

汪閏才負責項目上的安全工作,除了愛好研究專業技能,平時也喜歡寫寫文章,幽默生趣卻又心思縝密用來形容他是再合適不過的。汪閏才很勤奮,他有兩臺電腦,一臺是項目部配的,一臺是自己的筆記本電腦,兩臺電腦總是同時開著,左右開弓是常態,每天辦公室的燈也都是最后一個熄滅。

施工現場最多時達1300余名作業人員,焊工、架子工、鋼筋工 、木工等數十個工種交叉作業。危險性最高的鋼結構吊裝工程安裝量10600t,且安裝作業過程中多為攀登作業、懸空作業、高空作業、交叉作業、夜間作業。為了保證項目安全生產,汪閏才提前策劃、結合項目實際施工情況編制《安全文明施工策劃方案》,嚴格對作業人員進行安全交底。在汪閏才的的鉆研下,項目優化出一種可拆卸輕型的操作平臺,不僅保證了高處作業人員的安全,更加快了鋼結構日安裝量。

盡管每天的施工作業多么繁重,汪閏才每天都要要求各個班組進行班前安全教育,并會每天進行檢查,嚴格保證了工程施工階段未出現一起安全事故。

踏過滿是泥濘的大道才能看到鋪滿鮮花的海洋,在汪閏才的成長路上,坎坷來的有些突然,但往后,幸福也必定猛烈。

這是一個怎樣的團隊,這是一路怎樣的風雨,伴侶的誤會、家人的不解,該是怎樣的一份信念才讓他們堅持著一路走來,不論過往如何,但愿前路坦蕩。

敢立軍令狀的真漢子

時間來到2018年10月9日,此時距離紅河州政府確定的邊貿會開幕時間只有不到2個月,河口縣委召開常委會,潘曉龍作為項目負責人出席會議。

“我建議啟動第二套方案,將邊貿會舉辦會場遷到州府蒙自。”這是河口縣委副書記在會上的原話,當時場館建設二次結構施工才剛剛動工,裝飾裝修仍處于準備階段,室外的園林綠化也在籌備之中,項目進度很是吃力,這才讓政府有了如此提議。

“中國一冶到底能不能保證邊貿會如期舉行?”此話一出,全場人的眼睛直盯潘曉龍而來,現場一片寂靜。

“我保證,12月4日中越邊貿會絕對能夠順利舉行,兩個月時間足夠了!”潘曉龍的話擲地有聲,這種時候作為中國一冶的項目負責人,必須腰桿挺直。軍令狀就這樣當著河口政府所有人的面立下了。

重壓可以是傾覆弱者生命之舟的波濤,也可以是錘煉強者意志的熔爐。當天晚上,潘曉龍召集了項目部所有的人——陳光偉、程睿、王鵬、汪閏才、程志等等……第二天河口項目全面進入沖刺階段。即便是項目進入全面沖刺,如果要在兩個月時間內完成,哪怕是施行“白加黑、5+2”模式仍然過于冒險,面對如此大的工期難題,他在政府面前立下的軍令狀,是不是重壓之下的信口開河?

其實,潘曉龍心里之所以如此篤定,還要從一次無意的幫扶舉動說起。

10月的河口正值酷暑,當時是中午12點,烈日當空,潘曉龍正在現場檢查場館裝修進度,施工隊的一個班組長突然跑過來,“我這里有個越南工人剛被查出來尿毒癥,家里邊又實在是窮,你看能不能在項目上幫幫忙。”潘曉龍了解情況后二話沒說,當天便號召項目部員工和施工隊成員進行自愿捐款,第二天便為那位越南工人送去了近萬元的善款。“不管是越南工人還是中國工人,只要是在工地上好好做事的,能拉一把必須拉。”這是潘曉龍在看望越南工人時說的話。

就是這次在項目部一班人看起來十分平常的捐款,意外間成了解決項目燃眉之急的一劑良藥。施工現場急需大量工人,而河口當地民工數量有限,基本達到飽和狀態,越南工人因為跨國等諸多原因來中國務工意愿并不強,而這次捐款成為了打開越南勞務工人市場的金鑰匙,捐款后不到半月的時間,越南工人數量從幾十名迅速增長到了200余名,項目部還針對越南工人開展了專業技術培訓。

10月底,河口項目現場作業人員達到1500余人,其中越南工人占到近300人。施工現場一片火熱,呈現出多工種、多項分部工程的數百名工人在不同作業面同時施工的場面。這兩個月里項目部的所有人員都跟打了雞血似的,正常休息時間被壓縮到 5小時左右,項目幾乎以難以置信的速度往前推進。

11月底,隨著外立面腳手架的拆除和場館內部裝飾裝修工程的完工,河口國際會展中心露出真容,中外客商陸續開始進入中國館、越南館布展。

而今邁步從頭越

2018年12月4日,這是一個重要的日子,第十八屆中越(河口)邊境經濟貿易交易會現場,展覽館外的中國一冶刀旗迎風而展,鮮紅的五星紅旗與越南國旗并排佇立在廣場中央,各色的中外商客穿梭于展覽館內外,行人如織一派繁忙,數月沉淀,一朝蝶變,醒來的東方雄獅正盤踞于中越交界之地。從1月15日正式開工到邊貿會正式舉行,僅10個半月的時間完成原本18個月的工程量,更以干好工程拓市場的二次經營,承接了怒江新城綠色香料產業園綜合開發項目,這就是一幫大男孩們交上來的答卷。

從一片蕉林到會展中心落成,從工作伙伴到成為一家人,從外來建設者到成為當地的圓夢人,這些年輕人在創造奇跡的同時,更給所有建設者交上了一個全新的工作藍本。站在邊貿會的現場,這群平均年齡只有27歲的小伙子,終于松了最后一口氣,面對最初的疑問——他們真能把這樣一個重點工程干好嗎?答案已經不言而喻。

今一河之隔,兩國相望,地于西南,國之邊界。一月破土,搶晴天,戰雨天,向黑夜要時間。十月奮戰,展精神,創速度,勢必問鼎至上。取鼎之意,親誠惠容,廣開國門,迎四方客,能與其中,感慨甚多,于己之任,愧不辱命,命未革,壯未舉,仍需努力!待功成身退之時,留一方足跡,待他日歸來,將一番景象,憶一段時光,今有此獲,感慨良多,年華雖好,青春亦需無悔!——河口項目部全體成員即將開始新的征程。 (中國一冶集團 沈 潘/文 陳 明 楊愛國/圖)